大发888真人

治水风采
池塘变迁
时间:2019-07-08  浏览次数:

□夏维新 

  我的故乡坐落在盱眙丘陵山区十里长山脚下,过去称之为“九山半田半份水,十年九旱无稻田”的穷山沟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村民们齐心协力开挖了一面池塘,蓄水栽秧,解决吃米难。九十年代,那面池塘变成旱塘,杂草丛生。现回忆起那面池塘风风雨雨三十载的经历,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。

  上世纪五十年代,故乡小村居住50余户200多口庄稼人,300多亩粮田因无水灌溉,均产旱粮,无一亩水稻。在那贫穷年代,田里不产水稻,家里无钱买米,村民们吃米可难呀。每到冬闲时,几家人合伙用平车拖着玉米,翻山越岭到平原地区求人换米,二斤玉米只换一斤米,来回需要三天时间,真是够苦的了。米换回家后,只有来客人或者逢年过节全家人才能吃上一顿米饭。

  那年冬天,男女劳力齐上阵,起早摸黑挖池塘,干劲可大呀。每逢星期天,我都去那面池塘挖土上筐。曾记得村民们还编出一首顺口溜:小雨不停工,小雪不收工,白天拼命干,晚上挑灯战,为吃大米多流汗。通过村民们四个多月的苦干实干拼命干,第二年开春3月,一面占地15亩蓄水3万多方的池塘全面竣工。不久又遇一场桃花雨,灌满一塘新水。这是小村第一面也是唯独一面池塘。

  曾记得,那天雨后天晴的早晨,我走近池塘,池塘四周站满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他们喜呀乐呀。刘大妈指着满塘清水笑逐颜开地对我说,我们不但用上清洁干净的池水,还能吃到自己种的水稻。那天,我漫步在塘堰上,凝视着宽阔平静的水面,在阳光照耀下,亮闪亮闪的,清澈得像水晶一样;碧绿碧绿的,绿得像琼浆玉液一般。一阵春风吹过静静的水面,波光荡漾,波纹四起,犹如无数碎银在水面上回荡。一群水牛、黄牛经过池塘,低下头喝着那湛清湛清的池水,又抬起头“哞……哞哞……”叫着,尽情享受着满塘清水的滋润。一群群燕子、喜鹊“叽叽喳喳”唱着歌,自由飞翔在池塘上空,好像赞美小村人民开挖第一面池塘的丰功伟绩。

  当年春天,全村社员在池塘下农田中打坝筑埂,旱改水80多亩,栽上水稻。生产队又成立水稻专业队,在他们精心管理下,那年秋天每人分得水稻100多斤。从此后,小村庄稼人再也不受拖平车翻山越岭求人换米的那个罪了。

 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农村实行生产责任制,将池塘承包给农户养鱼。每到夏天雨季,山上、村庄肥水流进鱼塘,养出的鱼既肥又大,用现在的话说,纯属绿色食品。承包人春节前起鱼时,鲢鱼长到5斤多重,还能捉到十几水桶老鳖、黄鳝、泥鳅,年收入近万元。塘里养鱼,塘下栽秧,一举双赢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,将池塘冲开几丈宽缺口,塘水流尽。山里人家家富裕,卖玉米买大米,天天吃米饭,无人再愿意投工出劲堵缺修复那面池塘了。后来,水塘变成旱塘,荒无人烟,杂草丛生,无人问津。如今,那面辉煌三十年的池塘,只能封存在历史底片里,铭刻在人们记忆中。

  刊于2019年3月31日《淮海晚报》A04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