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888真人

忆水趣事
夏日扳虾
时间:2019-08-05  浏览次数:

□唐颖中

  少年时,家住一湖岸。当夏日火球似的太阳西下,门前树丛“纺织姑”吱呀吟唱,邻居家二三少年便结伴去湖里扳虾,这时辰,河虾喜游弋浅水觅食,最宜捕获。

  扳虾工具很简单,50厘米见方白纱布,四角拴在两根交叉弓起的竹条前端,形成一微型别致的罾兜,罾兜上方系一石块便于沉水,一段麻绳,一端系在罾上,一端拴在一竹棍上作手把起落小罾,我自制5把这样的小罾。少年同伴一声吆喝,扛起小罾就走,不忘提着诱饵和虾篓。诱饵,蛮有讲究,有固定饵,或鱼肠或鸡肠或鸭肠,腥腥的气味,缠在小罾上方;有随投饵,香油炒过的麦麸或米糠,喷香扑鼻。小罾全入水,便小憩静候。倚湖边麻石坐下,看蜻蜓在湖面上犹作竞技表演,听身旁柳树上蝉在尽情歌唱,赤脚浸于水里,时不时有虾须轻触我嫩脚板,痒丝丝,偶有虾在脚趾间轻啄,脚趾儿猛地一钳,时而能钳住一只。约莫10多分钟,估计小罾里来虾了,于是起罾。起罾看似简单动作,却挺有几分等待后的急切张望、期待揭开谜底的感觉。手执罾杆向上提,快不得、慢不得,快了可能折断罾弓,慢了虾群跑了,得全神贯注,一边缓缓向上提罾,一边睁大眼儿注视罾里动静,当罾兜即将出水,便加快提速。这样,尚在尽情享用美餐的虾群们,感知小命不保也无可奈何,只有乱作一团的份了。这时,青玉般剔透的虾们,在罾兜里有节奏地伸屈弹跳,弄得水星四溅,时有大个头的虾爸虾妈,估计深谙逃生经验幸运地弹回湖里。一手把持罾杆,一手操起纱布捞兜将虾揽起,倒入竹篾虾篓,置于水里养着。

  刊于2019年8月4日《淮海晚报》A04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