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888真人

忆水趣事
女儿家学摸鱼
时间:2019-07-22  浏览次数:

□张殿云

  儿时的家,前面有一条小河。小河随着村子的走向而蜿蜒流动。河身细长,河水清浅澄碧,野生鱼虾无数。河岸生有芦苇、杂草、野花、杨柳。春夏之际,两岸花红柳绿,翠色浓荫可人。每有摸鱼者经过,村人便三三两两聚集在岸上观望,互相扯一些逮鱼摸虾的闲事。我们小孩子更是兴奋,常常结队沿岸追随,观赏摸鱼的一招一式,并与摸鱼者一起为得鱼而欣喜,为漏鱼而惋惜。久而久之,我们也学会了一些摸鱼的技法,并常亲历体验。

  我们学着摸鱼者的样儿,简而单之,一人一篓,一片水域,有模有样地摸鱼了。我们沿着河岸,趟水,踏草,弓腰,曲背,探身,伸臂,张手,歪头近水,侧耳聆听,双臂环抱如圆,双手插入水下草丛,由外向内摸索收拢——屏声凝气,忽有感觉,有鱼,心中顿喜,暗中运力,双手在水下草丛中迅疾汇合相掐……说时迟,那时快,一条鲭鱼便在我双手紧握下撅臀摇尾挣扎着被捉出水面来。没时间顾及此鲭鱼的大小色泽,欢快地顺势丢入鱼篓,又继续弯腰再摸。我们常常是满载而归。看着满篓子的鲭鱼、田螺、河蚌、泥鳅、黄鳝,以及其他各式的小鱼虾,那份欢喜自不必说。回家后,迅速刀俎相加,烧上一锅香喷喷的小杂鱼,乐得给一家人添餐加腥。

  可是,爸妈并不领情,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我烧的小杂鱼,一边横眉竖眼斥责,又是水边不安全,又是女儿家家的,谁要你摸鱼吃了?不允许再去摸鱼啦!我是这耳朵进,那耳朵出,间隔不几天,就又快乐摸鱼,又快乐地烧一锅小杂鱼……

  刊于2019年7月21日《淮海晚报》A04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