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888真人

水城印象
自家的河
时间:2019-08-19  浏览次数:

□纪效成

  问父亲,门前的河叫什么河?父亲想了一会,摇摇头,说:“不知道。”停了一会,他又说,“并不是所有的河流都有名字。没有名字更好,就当是我们自家的河”。父亲笑了,我也笑了。从那时起,我的记忆里就有了一条属于自家的河。

  这条河不是很宽,但是它连接涧河和南荡,蜿蜒曲折,像一条飘动的丝绸缎带,缠绕在村庄上,也盘桓在我的心上。

  河流两岸,长着粗细不一的杨柳、槐树、桑树等,当然也生长着一些狗尾巴草、蒿草之类。岸边,也有农人将蒲、柴等堆放着,像小山丘似的。有人撑篙弄船,河里的鸭子或是鹅,扑闪着翅膀飞速上岸,像是伸开臂膀的芭蕾舞演员在翩然起舞。河码头处,常有人手执钓竿,静等着鱼儿的上钩……

  碧玉妆成一树高,万条垂下绿丝绦。春天来了,溪流的水位渐渐升高了,岸边一些不知名的花儿也开始绽放笑脸迎接春天。等到槐树花开放之际,孩子们争相上树,把那鲜嫩的花儿捋下来。第二天,村庄里处处飘溢出槐花香,馋得人口水直流。在河边找野菜,也是件幸福的事儿。要不了很长的时间,便可摘到满满的一篮子野菜,灰灰菜、婆婆丁等肥头大耳,很是诱人。

  纱厨藤簟,玉人罗扇轻缣。夏天到了。河边的树上,蝉儿鸣叫着。可是树下总有调皮的孩童,用自制的工具去捕蝉。他们将小麦放在嘴里咀嚼成很有筋道的面团,再将面团粘在长竹竿上,看准蝉的位置,悄悄地将粘有面团的那头竹竿贴上蝉,只要粘着蝉的翅膀,蝉也就成了“战利品”了。傍晚,萤火虫在河边飞着,但总有跟在它们身后追逐的孩童,手拿蒲扇扑打着,将打落在地的萤火虫捡拾起来放入瓶子里,可以当灯照明呢!也有捕鱼人在河边放下“7”字形竹笼捕黄鳝,他们的身后也会跟着几个孩子,相呆呢。

  春种一粒粟,秋收万颗子。秋天来了,农忙的季节也到了。河边穿梭的船只也渐多了,船上满载着收割来的水稻,停靠在自家的码头。农人们将一捆一捆的稻把挑到岸上,在石磙上用力地掼着稻把,豆大的汗珠打湿了农人的衣衫,却遮掩不住农人们丰收的喜悦。农忙过后,闲下来的庄稼人种菜浇水,站在河边,手持水舀,从河水里打水后用力地一挥,水便落在了菜蔬上,那潇洒、飞扬的姿势美如画!

  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。不知不觉中,冬天来临了,河水被冰雪覆盖着,但河边总有孩子堆着雪人,玩着打雪仗,甚至在河面上有滑雪溜冰的,也有打冻鱼的,那欢乐的笑声撕破了冬的风衣,让人看得到春天的肌肤……

  在冬天,父亲常常用火盆来给我们取暖。在火盆里烤山芋、炸米花,也是很快乐的。有一回,父亲给了我们几尾小鱼干,在火盆里烤,味道真是好极了。父亲说,这鱼就是门前河里的。我点头说,好!

  门前那条河,一直到现在,它是我自家的河流,没有名字,但却融入到我的血液里。它始终在我心底缓缓地流着,流着……

  刊于2019年8月18日《淮海晚报》A04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