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888真人

水城印象
鲜嫩茭白水中仙
时间:2019-07-08  浏览次数:

□骈国华

  在我老家盱眙沿淮村,乡亲们称茭白为“高瓜子”。

  少年时,家乡的淮河边、滩地里,长满了一片片、一簇簇翠叶如剑,茂密葳蕤的高瓜草。那时候,耕种主要靠蓄力,村子里几乎家家养牛养驴,而高瓜草是喂牛驴的最好青饲料。

  从仲春到晚秋,割高瓜草喂牲口是家常事。有船的人家撑船过河心,到滩地里割。滩地沟汊里的高瓜草稠密连片,不到半天就能割一船,够牛驴吃四五天。无船的人家只能在河边就近割,半天只能割一担,只够牛驴吃一天。因此,也有借船割的。

  宋人许景迂在“茭白”诗中写道:“翠叶森森剑有棱,柔条松甚比轻冰。江湖若借秋风便,好与莼鲈伴季鹰。”茭白是水八仙之一,在秋天上市,用它独特的风味丰富着人们秋天的味蕾。茭白富含膳食纤维、糖分、多种维生素及矿物质,还具有解热毒、除烦渴、利便尿等药用价值。可不知道什么原因,在我的少年时期,从没见过村庄里有人家到河塘里去采摘“高瓜子”吃。也许是那时贫穷,油很金贵,而炒茭白是需要重油的;也许是因家乡的野菜很多,比吃茭白省时省事。我们小孩子喜欢在秋天割回来的高瓜草里寻觅老熟了的“高瓜子”,它肚子里面黑乎乎的,放在火中烧熟了,特别香,很好吃。我们往往吃得满嘴满脸是黑灰,不用肥皂,手脸洗都洗不干净。男孩子爱打闹,碰到一起,会乘对方没防备,用熟透了的“高瓜子”去抹对方的脸取乐。你抹我,他抹你,一个个都被抹成了大花脸,不亦乐乎。

  如今,故乡不少人家在承包的水面种植茭白。秋天,收获茭白时,人们脱掉鞋袜,挽起裤管,小心翼翼地走进水里,用手扒开茂密的剑叶,顺着主茎摸到根部,若有鼓胀之处,先轻轻捏一捏,如果又硬又实,便可以确定是茭白,用力一扳,茭白便在手中了。刚板上来的茭白,外表还包着几层青翠的绿皮,撕去嫩皮,雪白粉嫩,胖嘟嘟的茭白就呈现在你面前,一股草木的清香沁入肺腑。

  茭白生长有先有后,那些小茭白留着长大了再采撷。整个秋天,可以采好几茬。故乡的街头巷尾,从初秋到暮秋,一直都有又白又嫩的茭白买卖,是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  刊于2019年7月7日《淮海晚报》A04版